陈言2023

6

69ID: 921065

年龄: 45

性别: 男性

寻找: 女性,男性,夫妻/情侣

地区: 中国,四川,成都

金钱: 0

积分: 930

人气: 208236

简单介绍: 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

 

投诉/举报!>>

日志
相册

陈言2023 >> 日志 >> 母女芳邻(57-60)

母女芳邻(57-60)

发布日期 : 2023-09-19     作者 : 陈言2023     人气 : 2427

57、
车上,我接到了黄姗姗打来的电话,她问我在哪?我说去机场的路上。她说要跟我见面。
“姗姗,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,你知道吗?高为民正在帮你挽回局势,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还是不要随便见面了。”
我听到了她的啜泣声,她带着明显的哭腔说道:“不,我就是要见你,非见不可。”
我想了想答应了,嘱咐她别被狗仔队跟踪。
我在杭州市内一个不起眼的连锁酒店开了个房间。等了会儿,听到门铃响,从猫眼往外一看,黄姗姗正站在门外,脸上戴着墨镜和口罩。
我开门把她让了进来,又关上门,两手握住她的双肩,问道:“没人跟着你吧?”
“没……”黄姗姗摇了摇头,哽咽道,“少言,我好想你。”
她说着流下了泪水,我们差不多两个月没见面了。我明白,她之所以这样,除了对我的思念以外,还因为这段时间所受到的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。
“我也想你。”我把她搂进怀里,喃喃地说道。
她这个样子,真是太让我心疼了。良久,我们分开,相互凝视。我替她擦了下泪水,吻向那对芳唇。
我们一边接吻,一边迫不及待地脱着各自的衣服,也替对方脱,然后来到床上赤裸相拥,接吻爱抚。
我埋头在她那里亲了很久,才伏到她身上,被她用手牵引着进入到了她的深处……
云雨初歇。我从后面搂着黄姗姗的娇躯,她背倚在我怀里,幽幽地说道:“少言,你为什么要安排我跟那个人见面。”
“因为……他是你父亲。”我轻描淡写地说道,心里却千般无奈、万般痛苦,以及充满了对她的愧疚。
她并不知道,我已跟她父亲完全结盟,把她给出卖了。这让我一想起来,心中就犹如有万千蚁虫啃咬。
她转过身来,双手搂住我的脖子,流泪说道:“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?所以把我往那个人身边推。”
我擦拭她的眼泪,“傻丫头,我怎么会不要你呢?我之所以安排你们见面,纯粹就只有一个原因,他是你的父亲。”
黄姗姗破涕为笑,又流下了眼泪,楚楚可怜地说道:“真的?你不许骗我。”
“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我说这话的时候,心如刀扎。
那晚我们说了很多话,她说她不想拍戏了,想立即跟我回海口和我呆在一起。我劝她,反正还有两周多她的戏就杀青了,也不在乎多等这段时间。
后来我们又做了一次。她在高潮中哭着问我,“少言,你真的爱我吗?”
“我爱你!”我说道,却感觉到心在滴血,不一会儿在她的深处喷薄而出……
我们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,在夜色中直奔横店影视城。快到的时候,我们不顾正在开车的司机,又一次拥吻,她叫我在海口等她,然后依依惜别。
此时天将破晓,目送她离去的背影,我不由得泪水长流。
“去萧山机场。”我抹了一下泪,对司机说道。
回到海口的前两天,我把自己关在家里,足不出户,大多数时候都躺在床上发呆。
陈美言知道后问我怎么回事?我跟她说了,陈美言说道:“姗姗那丫头太可怜了。你为了成全她的梦想,牺牲她的爱情。可你怎么知道她更愿意要哪头?”
“这个不是重点,重点是,怎样才对她的人生更好。”
“可她的人生,不该由她自己来决定吗?”
“可她的决定是错的呢?”
我告诉陈美言,后面的一些事,还需要她和郝大维帮我保守秘密,甚至是配合我。
她轻叹道:“其实这样也好,至少爸妈那里你能有个交代了。”
黄姗姗回海口的前一天晚上,我约李菁吃饭。
吃了一会儿,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我妹跟你说过没有?我有个养女。”
“养女?”李菁吃惊地看着我,继而笑道,“你说的是不是你朋友托你照顾的那个女孩?美言跟我说过,这也不算是养女吧?”
我笑道:“差不多吧?反正是跟女儿一样的人。她是个艺人,这段时间一直在横店拍戏,明天回来。”
我看向李菁,“我想……明天带你去见她,可以吗?”
她问我为什么要带她见黄姗姗?我向她说出了我的计划,她同意了。
末了她笑道:“我还没见过演员呢!她漂亮吗?”
我说道:“你明天见了就知道了。”
次日下午,是郝大维去机场接的黄姗姗。两人一见面,黄姗姗讶异地说道:“大维哥,怎么是你?少言呢?”
郝大维笑道:“他在一个地方等你,我现在送你过去。”
“什么呀?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黄姗姗笑道。
郝大维挤出一丝笑容,从她手里接过拉杆箱,“走吧!”
“少言要给我什么惊喜吗?大维哥。”黄姗姗好奇而又开心的问道。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郝大维边走边说。
郝大维把黄姗姗送到某个西餐厅楼下后,对她说道:“姗姗,你自己上去,行李我给你拉回家。”
“谢谢大维哥,回头见。”黄姗姗说着下了车。
来到楼上西餐厅,她一进门就看到向她招手的我,脸上顿时绽开笑容,可当她看到我身旁的李菁时,笑容又一下凝固了。
“天呐?她好漂亮!”李菁赞叹道,她被黄姗姗的美震撼到了。
待黄姗姗走近,我招呼她坐下,然后说道:“姗姗,这是李阿姨,我的……女朋友。”
我又给李菁介绍道:“这是黄姗姗,我的养女。”
“养女?女朋友?”黄姗姗惊异莫名地盯着我,“少言,你在说什么啊?”
我不敢正视她,低下了头。李菁向黄姗姗伸出了右手,笑道:“姗姗,我叫李菁,早就听说过你了。”
黄姗姗没有理她,盯着我说道:“告诉我,她是谁?”
李菁的笑容也僵住了,看着黄姗姗的目光,又移向我。
“说话呀!”黄姗姗忽然大喊道,把李菁吓了一跳,怔怔地看着她。
西餐厅里的一些人,也被我们吸引住了目光。我终于抬起了头,说道:“她是我的女朋友,我们准备结婚了。”
黄姗姗惊呆了,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,说道:“那我呢?我是你的什么?”
我说道:“刚才说过了,你跟我女儿一样。”
黄姗姗抓起桌上的水杯泼了我一脸。
“你干什么呀?”李菁惊叫着,扯了两张面巾纸替我擦拭。
黄姗姗狠狠地瞪着我点了点头,又瞪了李菁一眼,起身离去。周围有不少人都看着我们。
把李菁送回小区时,她下车之前说道:“少言,其实……我们本来不用演戏的。”
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淡然笑道:“谢谢你的美意,是我配不上你,也谢谢你帮了我的忙。”
“没关系,我们是朋友嘛!”李菁无奈地笑了一下,下了车。
刚往回开,就接到了黄姗姗打来的电话。
“陈少言,你给我回来说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黄姗姗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“好。”我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
58、
回到家中,天已黑尽,郝大维和陈美言都在。
傍晚那会儿郝大维一直等在西餐厅楼下,见黄姗姗下来,就把她拉回了家。
路上,黄姗姗问郝大维知不知道我和李菁的事?郝大维说知道一点,但不是很清楚,叫她最好找我谈。
一回到家里,黄姗姗就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。郝大维后来把陈美言也叫了过来。
郝大维一看到我,就好像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,背过身去双手抄在怀里。我问陈美言,姗姗呢?
她指了指关闭着的卧室门。我走到门前敲了敲,说道:“姗姗,是我。”
里面没回应,我扭开门锁推门进去了。
黄姗姗正背靠着床坐在地板上,不停地抽泣,一边哭一边擦拭泪水,身旁已丢满了用过的纸巾。我过去坐到了她身旁。
过了一会儿,她扭头看向我,脸上梨花带雨,“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我默然无语。她那婆娑的泪眼继续盯着我,说道:“我出去拍了三个月的戏,我走之前我们还好好的,我们在杭州相见时也还好好的,可我一回来,你却有了别的女人,还要跟她结婚。”
我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姗姗,我们不合适。你看到了,我父母根本就不同意我们。”
黄姗姗盯了我半晌,“不合适?可你来横店找我的时候,为什么没想过不合适?你跟我上床的时候,为什么没想过不合适?现在你跟我说不合适……”
“对不起!”我看向她说道,又低下了头,“我是一个男人,我……”
我欲言又止。她又盯了我半晌,说道:“是不是那个女人逼你的,她抓住了你的什么把柄吗?”
“不是,和她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黄姗姗喊道,她想了一会儿,说道,“我明白了,你是不是觉得我以后拍不了戏、当不了艺人了,就嫌弃我了。”
她停了一下,侧身对着我,双手揽住我的脖颈,可怜兮兮地说道:“少言,就算是那样,我也不会拖累你,我会找工作,不会让你养我,不会成为你的负担……”
看到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我的心碎了一地,但我还是强迫自己狠下心来。
“少言,别离开我……”黄姗姗说着,吻向我的嘴唇,一边吻一边喃喃地说,“我爱你,真的很爱你,别不要我……”
那一刻,我的心仿佛被融化了。但我还是推开了她,大声喊道:“你别这样,姗姗。”
我站起来,拉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,发现郝大维和陈美言正在听墙根。他俩一见我,有点尴尬地走开了。
黄姗姗跟了出来,哭泣着说道:“我在横店的时候,每天都在想,即使我不能当演员、当艺人了,都没有关系,因为我还有你。对于我来说,这世上任何的事和你比起来,都不重要。”
她哽咽难言,抽泣了一下又说道:“我一想到我回来后,就可以一直和你呆在一起了,再也不用东奔西跑和你聚少离多了,我就开心到不行。可现在却成了这样,连你也不要我了。”
“我靠!”郝大维不禁骂了一声,过来抓住我的衣领,铁青着脸说道:“陈少言,你听到了吗?”
陈美言赶紧拽住他,对他摇头说道:“大维!”
他松开我,转身走到墙壁前狠狠地在上面拍了一巴掌。我看了他一眼,对黄姗姗说道:“你不要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好不好?就是因为我,你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你明白吗?”
她惊讶地看着我。我继续说道:“因为我,你被人搞臭,你当不了艺人,你叫我怎么办?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前途被毁吗?”
我说完转过身去。她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,从身后抱住我,哭着说道:“可我对这些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。”
“可我在乎!”我掰开黄姗姗的手,转身说道:“还有,我父母坚决反对,你叫我怎么办?我们之间相差了二十二岁,你叫我怎么办?”
“可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?”她泪眼朦胧地看着我。
“我不这样说,这些事实就不存在了吗?”我说道,“就算我不在乎我父母的态度,可若干年以后呢?当我老得连爱都跟你做不了了,眼睁睁地看着你守活寡吗?当我老得走不动道了,心安理得地让你服侍我吗?”
我当时说的这些,都是我一直考虑的问题。只是在黄姗姗遭遇生涯危机之前,我一直在回避而已,但当我决定离开她时,又异常清晰地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。
如果说,我和黄姗姗之间本来就存在着因为年龄差距造就的难以逾越的鸿沟,那么,高为民的出手则彻底击垮了我的内心。
“我不在乎!”她哭喊道,“你不能跟我做爱了,我就不做,你走不动道了,我就服侍你,我愿意!”
我心如刀绞,捧起她的脸蛋擦拭泪水,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回到你父亲身边吧!他已经知错了,他很爱你,愿意弥补你。而且,你也知道,他有能力重新让你当艺人,甚至捧红你。”
黄姗姗一边流泪一边摇头,“不,我不要,我只要你。”
我盯了她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可我不爱你,你又何必缠着我呢?”
她的泪眼中泛起惊讶,“你说什么?”
我使劲让自己硬起心肠,说道:“我根本就不爱你,从来没爱过你。”
她的眼泪滚滚而落,喃喃地说道:“不,这不是真的,你在撒谎。”
我的余光瞥到,郝大维又要向我冲来,被陈美言死死拽住。而陈美言的眼中,此时也噙满了泪水,不忍地看着我们。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,跟我上床?”
我叹了一口气,“你那么年轻漂亮,又天天围着我转,我是个男人,你叫我怎么忍得住?”
“不、不,你骗我……”黄姗姗泪流满面,不住地摇头,“半个月前在杭州的那天晚上,你还说你爱我,你跟我做爱的时候明明说你爱我。我不相信,你一定是在骗我……”
“你醒醒吧?那时我才是在骗你!”我喊道。
她怔怔地看着我,泪流不止。我拿出手机说道:“你不相信是吧?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安排你跟高为民见面吗?”
在她怔怔的目光中,我继续说道:“之前我赌球,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,除了卖房子根本还不起。所以,我找你父亲要了一笔钱。”
我说着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,划出一条银行的到账信息递到黄姗姗眼前,上面显示我的账户收到了从高为民私人账户上转来的一百万。
“这下你明白了吧?如果我真的爱你,又怎会为了一百万放弃你呢?”我说道。
“不、不……”她仍难以置信,泪流不止。然后抽泣道:“你爱她吗?你爱那个女人吗?”
我看着她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她一下哭出了声,哽咽着说道:“陈少言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陈美言过来搂住了她,她一下伏在陈美言怀里呜呜呜地哭起来。陈美言也是潸然泪下。
我强忍泪水,对陈美言说道:“今晚你留下来陪她。”
陈美言搂着黄姗姗看向天花板,流着泪说了一个字,“滚!”
我转身拉开了房门,黄姗姗叫住了我,“少言……”
她在陈美言怀里泪眼朦胧地看向我,“你要去那个女人家里吗?”
我背对她一闭目,流下了眼泪,摔门而去,身后传来黄姗姗更加伤心的哭声。

59、
我刚下楼,郝大维就追了上来,拍了我一下。我一转身,他照我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,我倒在了地上。
“混蛋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?”郝大维一拳一拳地打向我,对我咆哮道:“黄姗姗是这些年我们共同呵护过来的,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“我为什么这样,你难道不明白吗?”我喊道。
他停下来,怒吼道:“可你也不用把戏演这么足啊!这样地来伤害她?”
我苦笑道:“我不把戏演足了,她又怎么会死心呢?”
这时,陈美言也下了楼,她惊叫一声“大维”,跑过来拽住郝大维的胳膊,“你干什么呀?”看向地上的我。
“三流作家,你今天既然这样,又何必当初呢?当初又何必招惹她呢?”郝大维指着我喊道。
我无言以对。他说得没错,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都是我的错,而我唯一能弥补的,就是用另一个错,纠正上一个错。
“你就是个王八蛋。”郝大维又骂了一句,甩开陈美言的手走了。
陈美言冲他的背影喊了一声,把我从地上扶起来,拍了拍我身上的灰。她轻抚我脸上的血迹,心疼地问道:“疼吗?”
又恨恨地说道:“郝大维,我跟他没完。”
我笑了下,说道:“不怪他,换作是我,也要打人。”
“哥,你说你又是何苦呢?”陈美言含泪看着我。
我说道:“我没事,你上去看着姗姗。”
那晚,我去了赵莉的房子,在那里哭了一夜。
第二天,陈美言跟我说,黄姗姗离开海口了。她把我送黄姗姗的那条项链交给了我,“这是姗姗还你的,她说,就当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你。”
我看着手中的项链,苦笑道:“这是最好的结局。”
三天之后,高为民给我打来了电话,他显得很高兴,“老弟,谢谢你的成全。如果你对酬金的数目改变了想法,可以随时告诉我。”
我说道:“我的想法确实有变,等我考虑好了通知你。”
我当天把高为民那时打给我的一百万,又打回到了他的账户上。很快接到了他的电话,问我是什么意思?
我冷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想要的数目为零。”
“那你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他非常的不解。
“为了我爱的人。”
高为民沉默良久,说道:“如果有可能的话,陈先生,我倒是愿意交你这个朋友。”
我笑了下,“不必了,我们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。”
我挂断电话,在心里悲伤地想到,从此以后,我和黄姗姗也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吧?
赵莉周年忌日的那天,我在她的墓前坐了很久,我默默地问她,我这样做,我这样伤害黄姗姗,到底是对还是错?
我去探视黄晓蕾的时候,把这件事给她说了。我说道:“晓蕾,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,就擅自让姗姗回到了她父亲身边,请你原谅。”
黄晓蕾微微一笑,“少言,既然我已经把姗姗交给你了,她的一切就由你来决定吧!只要是为了她好,无论你作出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你。”
她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也许,姗姗本就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,又何必把她强留在这个世界呢?”
黄晓蕾的话,让我一直内疚、难过的心稍稍好受了些。
八月份,郝大维和陈美言的儿子郝童出生百天了,两口子热热闹闹地办了一场。
郝大维的父亲和继母专程从西安飞了过来,祝贺孙子满百天。陈美言和前夫的儿子、我的大外甥王宇阳正值暑假,也从南京来到这边,一方面参加同母异父的弟弟的百天宴,另一方面与母亲和外公外婆团聚。
当然,郝大维的女儿、郝童同父异母的姐姐郝妮也在。
席间,郝大维和陈美言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站在台上向宾客们致辞。看着夫妻二人幸福满满的样子,我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,也想到了自己。
这几年我经历了五个女人。方敏是我的第一个妻子,我和她曾经那么相爱,虽然她有对不起我的事,但我已一点不恨她了。
赵莉是我的第二个妻子,也是我爱的女人。尽管她曾经做过小姐,但在我的心中,她有着高洁的灵魂,就像天山上的一朵雪莲。
黄晓蕾是我的红颜知己,也是让我恢复男人自信的女人,还因我而入狱,我永远感激她。
黄姗姗同样是我爱的女人,但我伤她最深,不知她回到父亲身边后,过得怎样?至少有一点,这两个月以来,她在网上的那些负面影响已消失殆尽,她出演的那部古装连续剧得到了热播,网上对她好评如潮。
这就意味着,黄姗姗的演艺生涯有了一个新的起点。我知道,这些都是她那个超级有钱的爸爸的功劳。也就是说,高为民已开始兑现当初他对我的承诺了。
方玫是我最辜负的女人,虽然我也辜负了黄姗姗,但我自认为那是为了她好。方玫就不同了,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还不了欠她的情债。
她现在是一名女缉毒警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是在出生入死,唯愿她一切顺利和平安吧!
一想到这五个女人,我就有一种苏东坡的《江城子》中,无处话凄凉的感觉。
我开始动笔写一部长篇小说。实际上前些年我一直在构思这部小说,但因为总觉得在内容和人物的设计上不尽如人意,所以迟迟没有动笔。
自打黄姗姗走后,我开始付诸写作,并把我经历过的这几个女人写进了书中。虽然不是写的她们,但是以她们为原型,人物形象一下就丰满起来,内容也更为生动。
我给这部小说取名为《遥远的天地》,打算写完后出版。
几个月过去了,又一个新春佳节来临。我的写作很顺利,出版社看了初稿后,非常满意,决定出版我的这部小说,并要求我对情节和人物作进一步的完善和优化。
出版社和我都相信,这部小说一旦出版,一定会畅销。这就意味着,我的写作生涯将迎来第二部重量级的成功作品。
在这期间,黄姗姗领衔主演了由某张姓大导演执导的一部文艺片,这部片子让她迅速走红,有望跨入国内一线女星的行列。此外,由她担纲女一号的一部都市偶像剧也即将播出。
然而不幸的是,黄晓蕾在监狱里被查出罹患癌症。
她患的是胰腺癌,被准予保外就医。但她死活不允许通知黄姗姗,因为她不愿自己对女儿的演艺生涯有丝毫影响。
于是我成为了黄晓蕾监外就医的担保人,除了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以外,也代为履行对她进行法律监督的责任和义务。
手术还算成功,但毕竟是癌症,黄晓蕾能活多久,全看老天爷的意思了。
我把黄晓蕾接回了家,对她悉心照料,定期带她去医院进行复诊和检查。郝大维、陈美言两口子也常过来看望黄晓蕾,鼓励她与病魔作斗争。尤其是陈美言,经常帮着我照料病人。
我们都觉得朋友一场,应尽心尽力陪伴她生命的最后时光。尤其是我,我和黄晓蕾曾经有过多次的肌肤之亲,她还是帮我重塑男人信心的女人,在情感上我和她已血肉相连。
对此黄晓蕾感动不已,觉得这一生能交到我们这几个朋友,尤其与我相交一场,是上天对她的恩赐。

60、
黄晓蕾在我的陪伴下去墓地看了一次赵莉,泪洒当场。她喃喃地念叨,妹妹,可能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那边找你了。
我连忙阻止她有这种想法,告诉她你还可以活很多年,赵莉并不希望你去那边找她。
这年四十四岁的黄晓蕾,由于监狱生活的磨砺和疾病的折磨,当年海口夜店界的大姐大黄玫瑰的风采已不复存在,但昔日的风韵犹存,打扮一番仍是一个漂亮熟女。
陈美言经常过来帮黄晓蕾梳妆打扮,带她出去逛街、购物,目的是重塑她对生活的乐趣和对生命的信心,这也有利于遏制病情。
春节刚过的一天晚上,在家中吃过晚饭后,黄晓蕾说她想洗个澡,又说忽然觉得很累,不想动,问我能不能帮她?
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过去我们曾经是炮友,她住院期间大多数时候也是我在贴身伺候,彼此已没什么可避嫌以及不好意思的了。
于是我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,并洒了些沐浴露,帮黄晓蕾脱光衣服后,把她抱到了浴缸里。
虽已是四十多岁的半老徐娘,她的身体还是那么的迷人 那对浑圆的丰乳仍没有一点下垂的迹象,依旧傲然耸立着。
我一边帮黄晓蕾洗澡,一边听她说话。她说能活到现在,已经很知足了。她曾经做过很多坏事,比如害死了方敏,比如组织、容留甚至是胁迫那么多女性卖淫……
再比如,当年杀死那个货车司机,虽然她表面上反对,实际上一直在利用小东北对她的爱,从心理上暗示甚至怂恿小东北这么干,以至于后者向崔老板买凶杀人。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货车司机是间接被她杀掉的,小东北也是被她害成这样的。否则小东北也不会迁怒于我,从这个意义上讲,赵莉的死跟她也脱不了干系。
现在她身患绝症是老天对她的惩罚,是她罪有应得。
我只好安慰她,你别这么说,很多事都是造化弄人,并不全是你的错。
我们聊到了正日渐走红的黄姗姗。直到这时我才知道,实际上黄晓蕾已经知道我和黄姗姗之间的一切了。
“之前那丫头曾悄悄来监狱看过我一次,当时我严厉地告诉她,以后都不可以这样了,就让我们母女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好了……”
黄晓蕾倚在浴缸里擦了下泪水,“当时她哭了。就是在那次,她将你俩的事都告诉了我。”
我暗自惭愧,半晌问道:“晓蕾,我那时这样做,你会怪我吗?”
黄晓蕾淡然一笑,“怪你什么?怪你跟我们母女都上过床吗?谁叫我们母女都喜欢你呢?怪你把她送回到高为民那里?”
她顿了顿又说道:“少言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,姗姗可能就应该是这样的命。当初我为了不让高为民找到她,拼命隐瞒她的身世,为此不惜被别人要挟,现在想来,也蛮可笑的。”
我叹道:“我看到姗姗现在这个样子,真的为她高兴,并且庆幸当初我的选择是正确的。但我有时也会问自己,姗姗现在成了明星,她真的快乐吗?我当时那样做,真的是对的吗?”
这个问题,的确是我经常扪心自问的。我想,恐怕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弄清答案了。
“少言。”黄晓蕾说道,“无论你做什么选择,只要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但我依然不能原谅自己,可能我对黄姗姗的愧疚,会伴随我的一生。
“她……一定很恨我吧?”我问道。
黄晓蕾看了我一会儿,点头说道:“是的,这丫头跟我说,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。”
她停了一下,“少言,这事已过去大半年了,你也帮她实现了梦想,干嘛不告诉她真相呢?”
我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,恨一个人,总比爱一个人却得不到他好,就让她恨我吧!”
两个人唏嘘不已。我帮黄晓蕾洗完、擦净身子后,把她抱到了床上,正准备给她换上干净的内衣裤,她突然说道:“少言,我们做爱吧?我好想和你再做一次。”
面对她充满期待甚至祈求的目光,我点了点头,默默地脱光衣服,上床抱住了她。
我们赤裸相拥,热吻爱抚。我吻遍了黄晓蕾的全身,几乎不放过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部位,在她的那个地方长久地亲吻、舔舐。
她颤栗着、娇喘着,那里分泌了很多。我探上来,缓缓地进入到她的身体里。
我和她缠绵热吻,在她的深处一下一下地用力。她搂着我的脖子,在我耳畔喃喃地说道:“少言,我爱你,你爱我吗?”
我无言以对,默默地抽送。她又说道:“你爱过方敏,爱过方玫,也爱过莉莉和姗姗,你爱过我吗?”
此刻,她的眸中噙满了泪水,我真的是于心不忍。
“我爱你!”我看着她说道,更加用力地抽送。
她的眼泪流了下来,“谢谢……”
我们更加缠绵地做爱,直至她在高潮中放声呻吟,我也射在她那里面。
她依偎在我怀里,娇喘着说道:“可惜我是个病重之人,不能为你生孩子了。否则,我真想给你生个孩子。”
我搂着她安慰道:“别这样说,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们早已血肉相连,无论如何,我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,照顾你、呵护你,绝不离开你。”
当时我真是这样想的。无论黄晓蕾能活多久,她活一天,我守护她一天,她活一月,我守护她一月,她活一年,我守护她一年。就算是她活完我的余生,我也一直守护着她,当她是我的妻子,对她不离不弃。
“谢谢你,少言……”她在我怀中流下了眼泪。
那天半夜,趁我睡着后,黄晓蕾从我身边爬起来,走到窗户边从十几层的高楼跳了下去……
在黄晓蕾事先写下的遗书中,她说不想拖累我的余生,同时这也是向方敏、以及为她做过的坏事谢罪。此外,作为一个罪犯母亲,她的存在始终是对女儿艺人生涯的威胁。
她还在遗书中嘱咐我,等她入土为安后,再通知黄姗姗。
我和郝大维、陈美言送了黄晓蕾最后一程。
由于我已没有黄姗姗现在的手机号码和微信,于是在安葬黄晓蕾那天打给了高为民。我告诉对方,你曾经爱过的那个女人,为你生下了一个女儿的那个女人,她自杀身亡了。
高为民在电话中沉默了好一会儿,说姗姗这边他来处理,如果需要任何帮助,尽管说。
“谢谢,但不需要。”我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黄晓蕾保外就医期间,曾背着我找到当初帮她辩护的那位律师,立下了一份遗嘱。在这份遗嘱中,她将上千万的遗产全都留给了我,大多是房产。
我对这些遗产分文不取,全部变卖后在那位律师的帮助下,成立了一个晓蕾慈善基金会,我亲自出任基金会的负责人,主要捐助贫困学生。
当年黄晓蕾因为贫困失学,十几岁就来南方打工,为生活所迫当起了坐台小姐,甚至走上了组织、容留妇女卖淫以及杀人和伪造车祸现场的犯罪道路。
我希望别再出现第二个、第三个黄晓蕾,同时也为她那有罪的灵魂进行救赎。
高为民知道这事后,立刻为晓蕾慈善基金会注入了五千万资金,并说后期还会有资金到账,不仅捐助贫困学生,还要将援助之手伸向社会上其他需要帮助的人。这次我没有拒绝他。
我知道,他这也是为自己当初犯下的过错进行救赎。
当初高为民就像《复活》中的少爷叶赫留朵夫,抛弃怀孕的少女玛丝洛娃并致使后者成为了一名妓女那样,抛弃了黄晓蕾,从而导致她走上了不归路。
为慈善基金会注资,何尝不是高为民人性和灵魂的复活?
七七那天,我又一次来到黄晓蕾的墓前。
墓碑是以我的名义立的,上书姐黄晓蕾之墓,落款是弟陈少言。只字未提黄姗姗,我估计天上的黄晓蕾应该也是这个意思。
此时墓碑上的遗像中,当年蜚声海口夜店界的黄玫瑰的风采,宛如生前。
一想到她和赵莉,这对曾与我血肉相连的风尘姐妹花,如今都与我天各一方,我不禁潸然泪下……

(未完待续)

相关评论

2023-09-19 21:10:09
这几集送走了黄玫瑰,接下来的剧情又回到珊珊,方玫,李青身上了吧

2023-09-19 21:51:32
看来最终还是跟方玫在一起。

2023-09-19 22:16:55
小说中的每个人物都是鲜活的,每一个故事都是动人的。谢谢作者!

2023-09-19 22:21:28
加油,等你更新

2023-09-20 08:45:52
赶紧更新啊。

2023-09-20 10:08:40
坐等更新

2023-09-20 10:13:53
@林中隐士 拭目以待

2023-09-20 10:14:16
@王晶晶 谢谢夸奖

2023-09-20 22:16:21
61-65集还没审核通过……

2023-09-21 22:01:03
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。
回帖区
用户名:      密码:           免费注册     忘记密码?

*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69乐园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* 普通会员发帖需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* 文明发帖,禁止刷屏、留联系方式,遵循《69乐园规则》,违者将不予审核通过被锁定账号。